2024年1月9日

好茶需炒炒之有道

作者 admin

 

    近年来,很多茶叶炒得火热,从安溪铁观音,到武夷大红袍,从云南普洱到正山小种,几乎都被“爆炒”过一番。福建名茶“大红袍”20克卖了19.8万元,几乎是1克1万元;两罐50克装的巴南银针茶叶被买家分别以8.5万元和12.5万元购得,将其归纳为世界级奢侈品也实不为过。当然,一山更比一山高,2005年,一提七子饼普洱茶创造了160万元的拍卖神话。2007年,在东盟博览会上,一公斤所谓的茶王更是标出600多万元的天价。

 

各路资本的大量涌入,热钱的不断积聚,使得这些茶叶在短时间内声名鹊起。以普洱茶为例,2006年至2007年,大量游资进入普洱茶市场,在短短2年时间里,普洱茶的价格飙升100%至300%。原本颇为小众的普洱茶自此成功打开市场,成为众人皆知的茶类。然而游资来得快去得也快,进入2008年下半年后,转入暴跌行情,当年末毛茶价格仅为2007年上半年的1/6至1/10,800万元一公斤的“茶王”价格缩水至不到10万元/公斤。铁观音、金骏眉以及市场上正被热炒的安化黑茶也都坐过这样的价格“过山茶”。

 

短短几年,普洱茶就完成了从小众向大众的华丽转身,然而众人皆知不等于有口皆碑。一味宣扬的普洱茶的养生保健效果,绝非长久的“炒点”,所谓的古树茶也不具市场优势。本末倒置,导致普洱茶市场上以次充好、哄抬价格等现象屡见不鲜。因此,这种完全依赖游资注入、过早损耗元气的“炒茶”方式,固然能在短期内取得一定成效,但从长期来看则是弊大于利的。

 

中国是产茶大国,茶叶众多,且各据一方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很多历史名茶都很难杀出重围,新晋茶叶要想在其中占得一席之地,更是难上加难。因此,好茶不仅要会炒制,还要会炒作。当然,这里的“炒作”绝不是像普洱茶、铁观音那样,依靠游资,哄抬价格,而是因茶而异,根据自身特质进行炒作。

 

 福建的政和工夫茶产区是中国古代唯一因茶而得名的县域,宋徽宗皇帝因喝过该产区贡茶而“龙颜大悦”,便将年号“政和”赐作县名,此处可炒;四川蒙顶山茶是茶叶中“唯一的天然温性茶”,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中明确记载“真茶性冷,惟雅州蒙山出者温而主祛疾”,此处亦可炒;浙江杭州卢正浩茶庄采用正宗西湖龙井的原叶,融合了西湖龙井绿茶的制作工艺制成的钱塘梅红,是目前市场上唯一的扁平型红茶,其独特的制作方法创新了中国红茶制作工艺,此处更可炒!

 

中国茶叶资源丰富,中国各地的茶叶很多都具有不可克隆的特征,对照云南普洱茶和金骏眉来说,中国没有不可以炒作的茶叶,缺的只是炒作茶叶的意识。就如上文提到的钱塘梅红,其研制者杭州正浩茶叶有限公司创始人卢江梅走访云南、福建等红茶产地,汲取金骏眉、正山小种、云南滇红等优秀红茶制作工艺,经过长达8年的独立研发,才在2012年将其推出。钱塘梅红干茶色泽棕红油润有金毫,汤色金黄,带点花香,回味甘甜绵长,其独特的制作方法创新了中国红茶制作工艺,是目前市场上唯一的扁平型红茶,这些足以媲美同是红茶的金骏眉。然而钱塘梅红的研制者卢正浩茶庄,只一心做好茶,却没有将其推出去的意识,孰不知现在已是“酒巷也怕巷子深”的时代,再好的茶不炒也是很难为人所知的。同是新晋红茶的金骏眉,就是一“炒”成名的。

 

因此,好茶是需要“炒”的,只要“炒”得得当,就无惧市场的检验。小米公司董事长雷军曾说过“只要站在风口上,得得当猪也能飞起来”。是啊,只要立于风口,猪也能飞起来,何况是人见人爱的好茶呢!